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资料大全全年 > 八德乡 >

大山里一个人的移动照相馆(组图)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八德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部小汽车,一台基本款相机,一张背景的喷绘易拉宝,一台相片打印机。从2005年开始,这朴素的“四件套”便紧紧伴随着四川达州的摄影师万燕明翻山越岭,走镇串乡。

  他不记得自己走过的里程数,也许,大山记得;他不记得拍过多少村民,也许,笑容记得;他不记得现场打印出多少张“全家福”,也许,温暖记得。

  早上7点多,万燕明发动了他那辆小排量的红色小轿车开出了达州市区,摄影包、易拉宝、相片打印机,这三样他下乡拍照的“标配”占据了小小的车厢后排。这一回,他难得不是一个人下乡,在四川师范大学读大一的儿子万千一自告奋勇地给老爸当起了摄影助理。

  请万燕明来拍全家福的符纯珍,其实与他并不相熟。只因万燕明多年来进山下乡给村民义务拍照,十里八乡的许多村民都亲热地称他为“万老师”,颇有些名气。这一次,符纯珍正是向村里的一户邻居要到了万燕明的电话号码。春节前,在广州打工的大女儿回来了,在县高中上学的小儿子也放假了,好不容易等家里人都凑齐了,她一个电话打过去,“万老师好热心的,二话没说就答应来了。”

  10年来,万燕明为大山里的乡民们拍过许多张全家福,但像符纯珍一家如此复杂的家庭,他还是头一回碰到。

  今年40岁的符纯珍,被宣汉县下八镇建设村的村民们一致推选为妇代会主任。6年前,她的丈夫因病去世。年轻漂亮的她在追求者前立了一条硬指标:必须同意她带着公公婆婆一起改嫁。

  在跑运输打工的那段日子里,她和朴实善良的郭兴茂相识相爱。成婚后,两人组建了一个特殊的大家庭:符纯珍的父母、先夫的父母、郭兴茂的父母一共三位爸爸、三位妈妈,还有5个小孩。

  夫妻俩同心齐力,一心一意孝敬老人,爱心、孝心与善心感动与影响着身边的人。2013年,夫妇俩筹资建起了自己的苗木基地,丹桂、紫薇、海棠、蜡梅、红枫等名木落户园中。去年的“三八”节,夫妇俩还自己掏钱慰问了村里32名80岁以上的婆婆。

  拍照这天,无论是86岁的郭爸爸,还是尚在襁褓之中的符纯珍的外孙女,四代人一共十五位家庭成员,都打扮得格外漂亮,精气神十足。

  面对这样一个和睦温暖、相亲相爱的大家庭,万燕明被深深感动了。他建议不用常规背景,而是将符家的这张全家福定格在他们自己一手培育起来的苗木基地田里。“茁壮成长的树木,渐渐成熟的果实,不就是这个历经磨难却日臻美好的大家庭的真实写照吗?”

  “大家看我镜头,想想聚在屋里头过年耍,巴适不巴适(四川话‘舒服’)!”万燕明先将自己导入了“幸福模式”。

  “咔擦”一记,一家老小十五张笑脸,如同春天,绽放在广袤的天地间,酣畅,舒朗。

  一旁的“摄影助理”麻利地摆弄着相片打印机,不一会儿,色泽鲜艳的全家福徐徐地从机器里探出身来。

  年纪最长的郭家仁,用布满老茧的手摩挲着那张发烫的照片,一遍又一遍,老人家喃喃自语:“活了这么老,算盼到好日子了,一大家子太难得!”

  每个人都想要一张照片做纪念,万燕明便帮他们把照片一一打印出来。下午,他带着儿子又赶赴另一个山村拍照。“过年了嘛,打工的人都赶在春节前回家了,大家都想拍张全家福噻。这也是过年的一道菜嘛。”他笑着启程,红色的小车,很快消失在褐色的大山深处。

  尽管已经过去了10年,但万燕明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给村民拍全家福的场景。

  2005年,酷爱摄影与户外运动的万燕明与一群“驴友”来到重庆城口县大山深处的樱桃溪。爬上1000多米高的高山,万燕明看到一个穿着补丁衫的小姑娘正带着弟弟在院子里玩耍。小姑娘亮晶晶的眸子,对这群“山外来客”充满了好奇,那双山泉般清澈的眸子令他一震。

  万燕明摸出相机对准“补丁妹”—“给你们拍几张相片,叔叔过后给你们寄过来,要不要得嘛?”

  一问,“补丁妹”名叫袁诗咏。再一问,这居然是7岁的袁诗咏人生里第一张和弟弟的合影。

  随后,两个孩子将他们的残疾父亲扶到屋外。袁诗咏告诉万燕明:妈妈去广州打工啦,她在学习之余还要照顾残疾的爸爸。

  回家后,万燕明立即冲洗并按照地址寄出了照片。很快,袁诗咏姐弟回信了,字里行间充满了感激与思念:“要不是认得了万伯伯,我们家生活那么困难,谁还拍得起照片啊。”

  因为这次大山里的邂逅,姐弟俩就成了万燕明心中的牵挂。每年暑假,万燕明都去樱桃溪拍照。这似乎成了万燕明与袁诗咏姐弟的一个约定。

  也因为这次大山里的邂逅,令万燕明萌生了一个念头:走进大山深处,最应该捕捉的其实并非单纯的美景,而是村民那淳朴的表情,鲜活的农村和传统的生活。

  从此之后,万燕明开始将镜头对准深山农村,对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每次拍完照片他都会仔细记下地址,将照片寄回去。

  半年后,他添置了一台相片打印机。这小小的“附件”能量超大:当老人、孩子们看到自己的样子从打印机里传出来时,新奇、羞赧、开心、激动……每当那一刻,万燕明觉得自己所有的奔波和劳顿,都值了。

  他对自己说:“能拍多少就拍多少,只要自己走得动路,爬得了山,就把这事儿,给坚持下去。”

  陌生的,相熟的,10年来多少大山里的村民走进万燕明的镜头,已无法统计。在他记忆深处,百岁老党员孙安寿面对镜头的那一瞬间,令他至今难以忘怀。

  2011年初夏,听说达县边远的赵固乡锤虹村,有一位建国前就入党、已经百岁高龄的老党员孙安寿,万燕明立马开车前往拍摄。

  听村里人说城里的一位摄影师专门来为自己拍照,孙安寿让家人找出一件过年才穿的新衣服,早早地坐在老屋的大门口,盼着。当万燕明爬上爬下、将印有的背景板挂在他家老屋的后墙上时,忽然,这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战士的眼睛里滚出了泪花。他轻声叹了口气,喃喃地说:“干了一辈子革命啦,我还没去过北京噻,这次我能和‘’照个相,也就算去过北京了。”

  一阵酸楚,涌过万燕明心头。他大声对孙大爷喊着:“老英雄,今天我给你老人家好好拍两张!”

  “看我手势,预备……”万燕明一手握相机,一手举起示意,“咔嚓,咔嚓”,“”前,孙安寿的胸前挂着陪伴自己度过了半个世纪、已有些锈迹的奖章,笑容新鲜。

  大山里的空巢家庭,也常出现在万燕明的镜头里,“在川北一个偏远的村子里,我曾遇到两位耄耋老人,一共带着6个小孩。老人满脸皱纹,驼着背、拄着拐杖,照顾着留守在家的外孙,脸上落寞与无奈的表情,看着让人心疼……”

  每次拍这些留守老人,万燕明总是尽己所能说一些有趣的话调动他们的情绪。当透过镜头看到老人们在阳光下难得的笑脸,他感慨:“他们都是我们的父母辈了,一辈子为了儿孙们操碎了心,能留住他们脸上一丝欢乐的笑容,哪怕布满沧桑,也是有意义的。”

  10年来,万燕明跑过达州附近100多个乡村。跋山涉水去上学的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眼神,猪圈旁煮饭的留守儿童的小手,紧紧相拥在老屋门口的留守祖孙的微笑……这些打动了自己的照片,也打动了许多人,一些照片被中国档案馆收藏。

  渐渐地,“移动照相馆”出名了。万燕明也因为多张获奖作品被选为四川摄影家协会理事。2010年,他还被评为全国“抗灾救灾优秀摄影家”。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朋友主动要求和万燕明一起去拍照。万燕明反复强调的只有一点:“下乡拍照,别把农民当模特儿,拍一张就跑了,一定要把照片给人家。我们要学会尊重被拍摄者,是他们给予了我们丰富的视野,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很高。到了山里,山里人最大。”

  拍了那么多年的照片,万燕明说,“现在举起照相机,我已经不大追求那种构图、光线等摄影技巧方面的‘漂亮’;我想通过自己的作品反映山村人真实的生活状态,也许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一些改变,或许可以引起有关方面对他们的关注,总之,能改变一点是一点,这是我以后着力想做的。”

  在达州开着一家广告公司的颜怀见,学着万燕明的样,办起了自己的移动照相馆。略有不同的是,他的喷绘背景墙是长城图案,比万燕明的更高更长。

  小颜说:“四川有那么多大山,万老师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我坚决跟上,以己之力,给别人带去温暖和快乐。”

  在达州一家名叫可莱客的小吃店里,我在前台见到了正在收银的彝族姑娘吉处金石。这个19岁的姑娘两年前从四川凉山州美姑县中学考进了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平时在这打工。

  吉处金石原先与万燕明没有一丝交集。两年前,万燕明走进大凉山,参加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的全家福拍摄活动,活动中一位摄影家和万燕明提及家庭贫穷的彝族姑娘吉处金石在达州刻苦求学的事。听者有心,回到达州后,万燕明买上水果和生活用品来到吉处金石就读的学校找到了她,得知她是靠借亲戚的钱出来上学,全家7口人的年收入只有5000元左右,他立刻联系了自己做企业的朋友高玲。一周后,他带着金石去“可莱客”报到,他对朋友说:“小姑娘在你这里干活,我放心。”

  从此后,每周,金石都会收到万老师的一个问询短信;天冷了,万燕明还让妻子理了一大包厚衣出来送到小姑娘的学校里。

  “万叔叔好热心的,我在达州城里像多了位亲人,心里亮堂的很。”小金石也很争气,努力学习、勤奋打工,还积极参与学校里的公益活动。她说:“万叔叔帮了我,我也要早点成为有用之才,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比我还困难的人。”

  万燕明做过的“热心事”不止这一件。2010年,贵州持续干旱。万燕明看到新闻,又坐不住了。他和几位朋友背起相机,自驾2000多公里,来到灾情严重的贵州省关岭布依苗族自治县八德乡。除了拍照,自费为400户村民送去了600桶12吨纯净水。

  在部队当兵的时候,万燕明是全师唯一的一名“学雷锋标兵”;退伍回到故乡达州,他没有去分配的单位工作,而是搞起了装潢,也做得风生水起;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自己酷爱的摄影作为生活中的“定海神针”。

  很早以前,万燕明便选择做一个自由职业者,除了身份证外,陪伴他的,是相机和一大堆摄影家协会的会员证及各类影展的获奖证。

  “年轻的时候,我就弄明白了自己的爱好。你看,自己的爱好不仅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给那么多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带去一点儿快乐,作为普通人来说,我觉得挺自豪,很幸福。”

  属马的万燕明笑称自己天生就该属马:“在家闲不住,一年有一半时间都在外面拍片。拍片,也不在意能否得奖。人活着,眼里脑里如果只有名和利,那太没意思了。”

  忽然之间,我对“为什么可以坚持10年为那些素不相识的村民留影存照”之类的问题,消失了所有追问的好奇。(来源:解放日报)

本文链接:http://texaswineblog.com/badexiang/12.html